瞬息间落纸的字

新闻文章 诗和远方 理想 作文 2019-12-2 阅读:1495

瞬息间落纸的字。

这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

——高晓松

诗和远方

我说文字是爱人,不过是臆想的产物。他并不爱我,筑起高墙铁壁不容我窥探半分。他对缪斯的宠儿说,“看,就他也配驾驭我驱使我?”他始终轻蔑我,践踏我的同时又对他人摇尾乞怜。

我是文字的囚徒,始终被他踩在脚底下,别人嚼烂了他才肯施舍给我,还妄想我感激涕零。不过拾人牙慧而已。

我野心勃勃,我想囚禁塞壬的歌声,想独占缪斯的美,还想在星星上镌刻诗篇。

寂寞如海水般兀自包裹着我,我独居于此,终日捧着黯淡的瓦砾。那是我的诗,成不了珠玉,只沦为瓦砾。就像我委于泥中,升不了青云。

我曾携半缕星光、半张诗篇、半颗真心以及一枝玫瑰,在坑坑洼洼的月亮上亲吻他。半浮在空中,我们仅存的依靠就只有彼此。

如淘沙般过往的岁月中择出星星点点的诗意,亦如同大海捞针。灵魂的铺梦网太稀疏,灵感接踵而逝。

从贫瘠的灵魂里抠出琐碎诗意,犹如在沙漠里种植玫瑰。意识在灵魂里不停地搅弄,那一点诗意也如惊弓之鸟般再不敢现身。

撒旦派遣死亡遮住我的眼睛,可我还是看见你。上帝用赞歌堵住我的耳朵,可我还是能听见你。就算没了腿,我还是走向你。

我以谎言着墨,以欺骗收尾。中间夹杂点滴真情。我仰慕你,赞美你,讴歌你,我独独不会爱你。

皮囊之下尽是肮脏的肉块,难怪灵魂要弃之而去。他使人懒惰、傲慢、贪婪,他使人肉体萎缩精神萎靡,而后大摇大摆走出皮囊。

我不要你的爱,如果想给就碾碎了分我一点。够我写几句诗,栽枝玫瑰就好。

By. 鹤桀。

生成海报
版权声明

本文基于《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 (CC BY-NC-SA 4.0)》许可协议授权
文章链接:http://isea.site/index.php/archives/188/ (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)
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6条评论

    小小小刘

    how made 文字

    用户 安卓棉花糖 323 天前回复

      @小小小刘

      winds

      作者 Windows10 322 天前回复

    123456

    好棒的文章 拿走了

    用户 安卓派 324 天前回复

      @123456

      别客气

      作者 安卓派 324 天前回复

        123456
        @海

        用户 安卓派 298 天前回复

        123456
        @海

        哇哦666

        用户 安卓派 298 天前回复